鹰婕Jane:


终于相信,要真真切切了解某种境况,

只能静候某些事情发生。

无论是喜是悲,面对与承受以后,

自然会在生命里打开另一扇窗——

瞬间清朗,窥见生命里更多的维度和面向。

你不曾思考过,你不曾相信过,

但终于在无可辩驳的现实面前,

无论是无奈妥协还是坦然接受,

终有一日,当你觉得离过去好遥远的时候,

心如明镜似的,漾起一阵平和的喜悦。

在曾经看不见的面向,也有无可取代的意义所在。


或许这也是生活最粗暴的地方。

它会一直一直推翻你过往的相信,

你措手不及,你溃不成军,

但你无法对生活说不。

对生活说不的下场只有一个,

被遗弃,被碾碎,无人知晓。

于是无论如何,你只能继续往前走。

边走边问,重建自己的相信。


区别是,

有些人一路舍弃虚妄浮华,

渐渐明晰自己原初的模样,

一颗心坚定如虬髯的根须,

稳稳当当深深埋起,

一步一步跫音铿锵。

有些人一路走一路丢,

丢了过往的相信,

也抓不住现在值得相信的东西,

一颗心越走越空,

到底是身体丢了灵魂,

还是灵魂抛弃皮囊。


自尊心很强的人,

怎样都不会让自己活得太糟。

嘶吼都发生在内里,

不允许自轻自贱。

有时候需要对自己狠下心,

砍除旧念,拔除倒刺,

一刀两断,一清二白。


周而复始的难受,

更多时候是放任自己沉溺其中,

一再咀嚼回味。

于我看来,这是变相自恋。

你爱上那个伤感忧愁情义绵长的自己。

不是你走不出来,而是你不愿意走出来。

某个程度上,你也是践踏自尊。

所有情义绵长在无情无义面前都是多余,

多余的自作多情,多余的自我怜惜。

其实再多的抒情都只是废话。

说给别人?不见得有心倾听。

说给自己?说出来的都是放大的扭曲。

既然你不是那痛苦的源头,

就不要把自己变成那痛苦的回声。


问自己一句值不值得,

不要倔强地将值得二字脱口而出。

说出口的总是骗人,

常常是骗了别人还妄想骗过自己。


所有最最真实的感想,

在心里,安静不语,有着最隐秘的力量。


人贵自重。


你要求不了别人,

要求不了别人要自省自悟。

只能反省自己,

改变不了前尘,就告诉自己,

前路漫漫,一定要走得更加自重自爱。


再复杂,都可以被简化,

想留就留得心甘情愿,

要走就走得头也不回。


任何人都只能「自救」。

不要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盼着别人来救你。

戈多永远等不来,希望只能自己给。

就算你抓住了一根「救命稻草」,

别高兴得太早,

别人能给,一样能收,

随时随地,毫无困难。

等着「他救」的人,

永远走不出自己的水深火热。


所有真正的誓言,

即使真正发自心底而非嘴上戏言,

也只有在发誓的那一瞬间是真的。

什么样的誓言才最长久?

大概是埋藏在心里,只对自己说的那一种。

表面风平浪静,心里波涛汹涌,

咬着牙下狠劲,暗自去努力沉淀和修炼。


把期许寄望在自己身上,

总比寄托在他处要安全可靠。

不要想着去倚仗一棵大树,

而是要让自己长成一棵大树。


一棵旷野上的大树,

独立,完整,

对宇宙万物还有自身周遭,

都有平和的喜悦。


婕。2013年6月17日。


那些被丢弃的东西,和被遗忘的事情,如果再次被想起、被拾起,或许就意味着自己忘不掉过去,或者说是要把这些曾经的印记重新烙在心里,然后等待下一次被遗忘的时候。。。。。

鹰婕Jane:


「成为」


要独自去走多少漫漫的长路,

要独自去看多少孤独的风景,

要独自去品多少苦涩的眼泪,

才能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样子,

成为一个真实又宽广的男人,

成为一个强大又柔软的女人。



「不公」


滚滚红尘,恋恋尘世,

多少人途经你的生命,

多少人为你停留,

多少人头也不回。

有的人近在咫尺却无心靠近,

有的人远在天边却一心相依。

有些人轻而易举被你疏离,

有些人漫不经心却让你牢记。


这个世上有些不公能量守恒。

你对此不公,必有彼处要你偿还。

也没什么好扼腕叹息,

若你在此不被珍惜,

必有某处你被温柔相待。


如果你,

本就是一个值得珍惜的人。



「谬误」


其实这是一个谬误重重的世界。

我们都不可能完全了解另外一个人。

你以为的,也只是你以为的世界。

残忍的是,现实跟你所想的也许并无交集。


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。

习惯捕捉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
身上自带强大的过滤系统,

很多血淋淋不是你看不到,

而是你自我催眠,

面对那些你不想要的东西,

不想承认不想接受的信息,

还能做到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
说到底是逃避。

只想躲在自己构建起来的乌托邦。

潜意识认为,一旦承认,便是溃败无处逃。


然而真相到底是怎样?

 

人有时连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都不清楚,

抓到一根稻草就迫不及待告诉世界,

我也是有理想的人。


然而人也习惯了自欺欺人不是吗。


既然梦醒时分是破碎,改变现状是冒险,

倒不如坚守阵地,自圆其说。


最大的谬误,

大概是自欺而不自知。



「不再」


可一不可再的何止是时间,

还有那些过往的人,

和每个时段里的自己。


既然张开双手,拥抱到的只是风,

那么,就想象自己在风里飞翔。


张三的歌,唱尽每个张三孤独的梦。

幸而还有李四,

淡淡笑着说,我给你作伴。



「安」


那时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生活。

不要害怕,生命的奖赏或惩罚。


那时本是想说进谁的心里去。

后来我只能用这句话给自己勇气。


三月都过去了。

四月尽管阴雨绵绵却也是可期可待。


我撑着伞安静走路,

在风雨打湿长发的时候,

心里偷偷道声安。


© 忆浅莫流离|Powered by LOFTER